网站首页 > 艺术论文> 文章内容

曾梵志作品艺术风格及市场分析报告

※发布时间:2021-7-7 19:34:23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世界上最贵的画,在2012年2月2日,被卡塔尔王室购进塞尚的《玩牌者》刷新成为2.5亿美元;中国最贵的画:王蒙《稚川移居图》以40250万元成交,为目前成交价最高的古代绘画作品;齐白石的《松柏高立图·

  世界上最贵的画,在2012年2月2日,被卡塔尔王室购进塞尚的《玩牌者》刷新成为2.5亿美元;中国最贵的画:王蒙《稚川移居图》以40250万元成交,为目前成交价最高的古代绘画作品;齐白石的《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》,2011 年春拍以4.255亿元创下中国近现代书画新纪录;吴冠中作品《狮子林》2011年春拍以1.15亿元成交,创造新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新纪录相比那些故去的,已经有了历史的艺术家来说,谁是当代艺术中作品最贵的艺术家,总能吸引我们更多好奇和审视的目光。回答是曾梵志。

  图为曾梵志1996年的作品《面具系列No.6》,2008年4月8日,苏富比春拍会,这件作品以7536万港币成交,创下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。

  2008年苏富比春拍会上以《面具系列No.6》创下7536万港币的天价之后,曾梵志毫无疑议地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“最贵”艺术家。 Artprice2010/2011年度当代艺术市场报告中遍布中国艺术家的名字,仅前十名就占去了一半,其中曾梵志的排名仅次于美国已故涂鸦艺术家让 米歇尔巴斯奎特,位列世界当代艺术家第二,中国当代艺术家之首。

 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之一,曾梵志以其极具张力的绘画作品蛮声国际,更以其20年间不断演变的风格成为国内外学者、家和收藏家持续研究、的对象。他的作品以简明的呈现胜过了最繁复的叙事,为我们这个急功近利、推诿掩饰、脆弱又日渐生疏的时代描绘了一个最直接的意象;而这个意象本身又是那么富有感染,甚至是性的美艳。

  “曾梵志的面具系列广为人知,那也是他个人在艺术表达上的一个转折点。在这个系列里,所有肖像都戴着一张白色面具出现,而且这面具和真正的面部特征如此接近,以致于作为一张面具却是几乎透明的了。在让人不安的同时,这些绘画同样也具有独特的,令人回味的力量。曾梵志仍然画着那些过大并且痉挛的手,但那种悲剧性体裁却被正常次序的中断给替换掉了:他画里的人物常常很明显地表现出紧张和恐惧,仿佛他们是自己角色的者。透过面具这个主题,曾梵志表达着这个没有安全感的现实世界。他作品的情绪渲染得微妙,难以预料:常常暗示着某些过去的,最近的或很久以前的,这些我们可以追溯线索的但从来都没能完全明白。”

  关注曾梵志,与他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新一代“价格标王”有很大关系。而千万级价格的背后,“标王”的诞生过程更值得我们探求。作品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学术价值、长期稳固的市场培育、国际画廊的成熟运作、再加上艺术家个性十足、精致时尚的包装,这些林林总总的因素构成了时至今日独一无二的“曾梵志”,毕竟“天价”也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42岁的曾梵志,在他同辈的艺术家中,不能不说是一个特例,尽管比起“F4”更加年轻,当同辈中人在历史的车轮中呈现出“波普”、“玩世现实主义”的时候,他似乎注定以其天生的游离状态,走在另一条“新绘画”的道上,没有观念的代表性,没有图像绘画的复制性,强调绘画本身的特性,强调对于自身为人、为生命状态的始终关注和剖析,使他的作品艺术纯度更加饱满,今天回头来看,这样的方向似乎也是他走得更长更远的基础。艺术家:“我所画的每一张画其实提出的都是一个问题,都是人的问题,从生到死的一系列问题。我抱定的创作方向是直指人所面临的所有困境。”空洞的眼神,苍白的面具,遒劲的大手,纷乱的笔触 站在曾梵志的作品前,你很容易感受到艺术家“画如其人”的所有气质。

  做梦洗头

  好的表达离不开高超的技艺,曾梵志对于技法的训练可以用“虔诚” 来形容,他说:“当代艺术包括各种表现手段,绘画是用传统的材料和传统的手段来表现,所以当代艺术里面绘画肯定是最难的。它需要技巧,需要系统的训练,许多人在这个过程中被淘汰,因为那会有一种极限,好比炼童子功。油画有500年历史,有无数大师的杰作,像一座难以翻越的大山,要超越很困难。而且别人也画得很好,因此,你要用特别新的手段超越前人的技法。”

  扎实的技法让曾梵志在的感受人性的同时得以游刃有余的表达出来。他曾讨论到,对人的“焦虑、忧郁的眼神”特别,他的肖像创作也特别喜欢呈现这种一剎那眼神交流的空洞、茫然,无所掩饰情态。正是这“一剎那”的神态呼应了艺术家所追寻的个体真实存在,而不只是一个概念化、象征性的形象。

  正如曾梵志的伯乐栗宪庭所说:他的技术很好,又提供了一个新鲜的视觉形象。也许他内心根本就是一个灾难的世界,但是他通过画面处理将情感宣泄完美地平衡和住,使得内心世界的动荡脆弱和外在华丽相互抵制。这是他成熟的根本。后89大展的时候我把他放在玩世现实主义部分,现在看来不合适。他和方力钧、刘炜他们相比,一点不玩世,而是有一种很伤感悲观的性格化特色。

  一个艺术家的作品,一旦他的风格主题获得了评论界和市场的认同,就面临着在市场的驱动下不断复制自己的。亲历了艺术界躁动不安的历史变迁,并成为其中不可缺席的主角之一,曾梵志从“协和”系列、“面具”系列、“肖像”系列到抽象的“乱笔”系列,再到雕塑和装置作品,一直在求新求变的努力,可以说是给与了喜欢他作品的人最大的期待与慰藉。正如世纪翰墨画廊的林松所说:“曾梵志他在一种风格获得认可后,还在追求突变,这可以看出他的勇气,但他不是为变化而变。从理想的角度看,他在为成为一个好的画家而努力。”

  曾梵志不停地尝试创作新风格的绘画,每五年左右,就会突破原来的作品风格,以一个新的艺术面貌示人。在曾梵志创作艺术历程中一共经历过几次大得转型,成就了四个成熟系列的作品系列:从最初的“医院系列”、“面具系列”到“面具之后”再到“乱笔”创作。

  (1) 代表曾梵志早期风格的“协和医院”及“肉联”系列,成熟期作品集中在1992-1994年,其灵感来源于湖术学院毕业的曾梵志在武汉协和医院的,画家以表现主义的手法描摩了一个且异常的世界。

  学生时代,当同学们都按照老师的要求奔赴或黄土高原去体验生活的时候,曾梵志却留在了武汉,当时他住在武汉协和医院的隔壁,他住的房子没有洗手间,因此他每天都要去借用这家医院的洗手间,于是那里焦急又茫然的病人们,手术台、人体、痉挛的,逐渐成为曾梵志每日所见。有人说在他的这样的画里,能看到一个时代的不安和骚动。

  (2)创作于1994-2001年的“面具系列”成为一个视觉效果强烈、符号性、象征性的图像,“现代都市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和隔阂,戴着面具而生活的现代人,毫无个性地存在着,自揣自许的身体姿态,表现着、造作的虚假人性。独特的肖像图像指向个体在现代社会的生活态度,是在特定历史情境下、中国人的状况,因此赋予他的肖像画另一种时代意义和层次”;另一方面,“面具”也可以理解为曾梵志反思自身、内向探索,是他本人的心理状态。

  (3)1999 年,曾梵志笔下的人物脱下面具,有了明确的身份和独特的姿态,作为艺术家观照、回顾过去的历程,作品采用了中国禅美学的减笔写意风格,以逸笔草草、近于白描、轮廓线的笔触形式来勾勒人物形象。

  (4)在面具系列得到认可之后,他以其迥然不同画面,却又一脉相称的气质在2003年开始了他的“乱笔”风格,至今已经成为业界颇受好评的作品。借助画笔的随意性和控制性两方面的相互抵制,乱笔系列抓住了力量、度于一体的特征。

  关于这个“乱笔”风格,背后还有一个偶然得知的故事:2001年春天的一个晚上,在燕郊的工作室,曾梵志去关那扇笨重的大铁门,一不小心把自己右手的大拇指也关了进去。结果是:拇指骨折,缝了6针,几个月内画画是不行了,日常生活都因为“习惯”的“右手”而变得有点,他开始试着用左手拿勺子,拿筷子,他很喜欢用左手的那种陌生感:一切在控制中,但又时常偏离轨道。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他开始用左手画画,期待的意外和惊喜出现了,那些出自左手的线条,竟有了一种“非正常”的魅力,“这是一个微小的发现,我开始放大,形成我的气场,我的方向。”

  

关键词:艺术风格论文